阅读历史

山海复苏篇 第一百四十六章 玉念卿入府

作品: 仙渊之下 |作者:离汤 |分类:其他类型 |更新:08-16 20:53|
    接下来的三四天,每晚都能看到有异光从城内飞出,到第二天上午又会飞回来。

    有时候的白虎飞出,有时候是火雀,有时候是剑鸣......

    整个房岳城,无论是城内三大势力还是外围四大门派,亦或是前来相助的上人大修们,有的是自愿出城,有的是被安排任务。

    这些强者离开,一些人猜到了目的,但更多还是迷茫,反而让城内开始出现一股紧张焦灼的气氛,一些大势力的人甚至开始安排自己的家人老小往上陵郡內境迁移了。

    只是这些行动最终被城主府叫停。

    “因为血疫的问题,郡东衙门不得不隔绝房岳城前往內境的所有通道,上陵內境十几亿百姓,一旦血疫蔓延进去,造成的伤亡难以想象,希望大家可以理解。

    不过这次袭击报上去以后,郡东府衙已经安排了大量灵药师和灵丹师往这边赶来了,上陵王不会放弃大家的,也希望大家能够定下心来。

    房岳城作为边境三关的第一大关,我们有足够实力面对任何威胁。”

    城主府一家开口,并不能稳住所有人,十几年的安定突然被打破,加之狕君教的袭杀阴影还未能抹去,这种恐慌太难压制。

    不得已,将军府和三庭也出面,三大势力难得站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百闻园的书生拿起剑走上了城墙,日夜换防,陪着城防军一起守城;六帐开始快速拨调旗下的财产,从內境大量购置灵机武器和丹药灵材。

    袭击后的第五天,一位身着血袍的青年从蛮荒方向飞来落在城门口,青年身上狂暴的灵气肆虐,卷起一道道黑风,这是上人的威势。

    “有袭击......”第一眼看到血泡青年模样,基本所有人都以为这是山海怨的贼人,连忙拉起警报。

    “住手!”八仲云拦下:“这是从太学院的天骄,谁敢无礼?”

    “太学院天骄?”

    此刻姜遂也站在城墙之上,因为已经入府将军府,也算是有了一官半职,按着安排,他也需要带队值班站岗,正巧就碰到今天这一幕了。

    “记起来了,之前碰到过一个叫闵大师的和尚,说是从上京城太学院下来了三位已经突破上人的学子。”

    不足五十岁就突破上人,这听起来实在太恐怖了。

    要知道,即便是号称边境最强上人的徐太国,如今至少也有三四百岁了。

    “这都快赶上姜家老大了~”

    就在姜遂偷偷吐槽时,旁边有人揭开了血袍青年的真正身份:“上京城后家的天骄,后都,四十八岁,上人初期,而且还是可怕的...血咒师!”

    “血咒师...灵师三禁?”

    血咒师是一种相当阴毒的灵师职业,要是被这种人盯上,对方隔着几千几万里都能给你弄死,而且弄死都还好,要是对方不想你死,甚至能给你一直折磨下去。

    血咒,其实就是诅咒,但是和普通诅咒又有区别,在历史的变迁之中,包括拘魂、炼咒、诅命等等阴损的手段,都被归纳到了血咒师这个职业当中,所以现在这群人,可不只是会诅咒一样了。

    和灵魔者差不多,灵魔者的死对头是灵机师,血咒师也有自己专门的对头灵师职业,那就是祈福者和破魔者。

    血咒师是给你上诅咒,祈福者就是给你上福运,两者并不能破除对方的手段,但是可以通过自己的手对岸去压制对方的手段,就看谁强大了。

    而破魔者,这种职业不知是血咒师的克星,也是祈福者等多种运道职业灵师的克星,反正只要只要涉及灵气手段的,不管好坏,人家就有本事给你清除掉。

    破魔者在某些老人口中,还有另一个称呼,风水散人。

    灵师嘛,反正就是克来克去的,这种克制其实早就有,只不过到现在被列成一个个职业了,大家才心里门清儿自己现在出门要躲着哪些人走了。

    看着城墙下站着的血咒师后都,包括姜遂在内的人都在好奇这家伙要干什么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一股紫光亮起,那是紫纹储物袋独有的灵纹亮光,不愧是来自上京城大家族的人。

    三个人影飞出,紫纹储物袋拥有装活人的能力,那这三个又是什么人呢?

    三人刚落地,其中一个马上就跳起想要逃跑。

    “落!”

    崩!

    刚跳起,那人又摔了下来,口中惨叫声不断。

    “饶命啊,饶命!”

    砰~

    后都一脚就飞踹了过去:“我饶你命,那房岳城死去的一千多条性命谁来还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,我没掺和这事儿,我压根就没参与进去呀~”

    “还敢狡辩!”后都几步走过去,抓住那人下巴,活生生就给撕了下来,随后一脚踹飞出去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城墙上下,顿时响起无数呼和叫好声。

    “杀了这个畜生,就是他们害死我的儿子......”

    “还有我的女儿和丈夫...咳咳咳~我的女儿才刚准备入学呀......”

    “杀了他们!”

    “杀了他们!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全是叫骂声,全是愤怒声,只有包括姜遂、八仲云在内,少部分的人还保持平静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,我们是无辜的......”

    被抓的三人里,一个晕过去不知死活,一个想跑被撕掉下巴,只剩一个被打的满身鲜血的老者爬了几步,抬头看着城墙上下,举着手哀嚎:“我什么都没做,为什么.....我就是待在荒地之中,你们也不放过我吗......

    你们为什么不去找真正的凶手,为什么要......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很小,被淹没在人群的愤怒之中。

    “我冤啊......我苦啊......”

    嘭!

    老人话并未说完,一只脚已经把他的脑袋踩烂了。

    后都双脚踏着满是鲜血的步子,张开双臂,眼中满带悲悯的看着所有人:“我,后都,带着夏皇陛下与太学院的荣耀而来。

    我,不允许任何人,伤害大夏子民!

    他们必将为此付出代价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愤怒声消失,欢呼声震耳欲聋。

    姜遂什么也没听到,他的目光定在了后都半似疯狂、半似正义的表情上,突然,他注意到了人群之中有个人离开了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在欢呼,唯独这个人离开,在城墙上一看,尤为显眼,姜遂连忙交代旁人帮忙看守,自己跟了下去。

    运来客店,今日极为冷清,刚回来的玉念卿要了两坛酒,找了个角落,看着窗外自斟自饮。

    突然,一只手抢过了她手上酒坛玉念卿一转头,正好对上人姜遂的眼。

    “嘿嘿,玉堂主,我给你倒。”

    “不需要。”一把力气推开对面人,玉念卿继续喝着,兴许是觉得不够痛快,竟然想要举起酒坛直接灌。

    “别别别,姐,你喝醉不醉是另一回事,但这样喝别糟蹋了自己一身好衣服。”

    姜遂连忙抢过酒坛,继续道:“是看到蛮荒的人被杀,心里不是滋味?其实你也不用担心,你现在是有名在案的大夏人了,你和他们不一样了。”

    “切~”

    对于姜遂的话,玉念卿冷笑的瞥了一眼,连回答都懒得。

    两人就这么安静的坐着,一个继续喝酒,一个看着对方喝酒。

    姜遂其实知道玉念卿在想什么,只是有些话不说,只是还没到时候,许是看对方喝得差不多了,他这才开口:“我其实也不是大夏国的人,我大概比你早两三个月获得大夏民身份吧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直指玉念卿心中所想,对方终于停下,抬起了脑袋:“所以呢?”

    姜遂看向窗外来来往往的人:“这世上从来就没有所谓的平等,你对大夏抱着太过美好的幻想罢了,这里并不一定就比你以前待得蛮荒好多少。

    在那里,你能看到人的恶,可在这里,你看都看不到。”

    说着,许是感觉气氛到了,姜遂伸手从玉念卿手中拿过酒碗,正要喝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突然一个大嘴巴子过来,不但给酒碗打碎了,还在他的脸上留下了一个巴掌印。

    “要喝自己去拿个~”

    “哎~”捂着脸,姜遂脸上满是委屈,再也不敢装模作样,小跑着从酒柜上拿过两个碗,小心的给两人都倒上。

    “继续说。”兴许是打那一嘴巴子出了气,兴许是被姜遂的话说动了,玉念卿之前的厌恶神色褪去。

    “好嘞~”心里骂一句这娘们儿可真不好惹,嘴上继续道:“我以前也是个体面人,可惜呀,为了权利,就算是亲人也会对你动手,所以咱们就不能对外界抱有太大的念想。

    我呢,不得已跑到这房岳城躲起来,我寻思反正都出来了,怎么也得混一个模样对吧?

    咱从底层一点点开始干,我也不吹,我的修炼天赋虽然不咋滴,可我别的强呀,作为男人,我得一步一步往上爬,玄承候那小崽子算什么,后都算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到底想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那个玉姐,我呢,想请你给我带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不白干!”姜遂一摆手,取出一个储物袋拍在桌上,往前一推推到玉念卿面前:“五百灵石,三十万金,你给我带十年孩子。

    这不比到处乱跑的好?

    你看看这个后都,像这种人,大夏国遍地都是,而我呢,你应该也看出来了吧?

    我,姜天道,是个老实人,只做老实事,只做大事,比那什么张玄玉呀、后都呀、薛毅杨靈宇什么毛崽子,好了不知道多少倍。

    怎么样,来我姜门别府,以后屠户他们还由你带,当然,我还有两个丫头,你也得帮我带。”

    噗~

    玉念卿笑了,一口含在嘴里得到酒半故意似的喷了姜遂一脸。

    “姐,你看,你答不答应嘛,这......”

    “反正现在去內境的通道也封了~”玉念卿收走储物袋,顺便给姜遂的碗里倒满酒:“那我以后要叫你什么?

    叫姜先生?老爷?还是和屠户他们一样叫五爷?”

    姜遂脸上抑制不住喜悦:“那是他们叫的,玉姐你不一样,叫那些多见外,以后你就是我两丫头的老师了,你叫我老五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老五?”

    “对,家里排老五,十三胖他们都这么叫我。”

    “算了,跟个流氓一样,毕竟规矩还是得守的,我还是叫你五爷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行,那我还是叫你玉姐?”

    “随你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好,有你在,我总算能放心两个丫头了。”

    这是实话,因为牙牙和痴痴的安全问题,他真的是每天在外面超过几天就心慌,总担心出事。

    现在好了,请来一位大保镖。

    毕竟都是修士,一般的酒也就喝个味道,醉是不可能醉的,两人收拾了一下,很快就回了姜门别府。

    一进门,最惊讶的当然就要数原来飞炼堂的那群家伙的。

    “掌柜的?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看着众人,玉念卿笑道:“五爷觉得你们不听话,让我过来替他带你们几年。”

    话是这样说,可大家都知道是玩笑,一下子整个院子里都是笑声。

    “太好了,我就知道掌柜的不会就这么离开我们的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这以后掌柜的在,五爷就放心吧,爬进来一只老鼠,掌柜的都能给它摁死。”

    “屁话,合着五爷请掌柜的来,就是给咱们抓老鼠的吗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~”

    姜遂摆摆手:“好啦好啦,大家先安静,以后呢玉姐就是我那俩丫头的老师了,所以抓老鼠这种事,没必要的话还是不要打扰人家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这意思,岂不是说咱们别府要多一位女主人了呗?”

    说话的人是谄虚,要说这家伙,无论何时都想着拍马屁,这一拍,给东门庸一群人是拍到了,可落到姜遂和玉念卿耳中,就是两道凌厉渗人的目光。

    姜遂冰冷的声音浇下:“好了,谄老三,对玉姐放尊重一点,是不是我太惯着你了?”

    知道自己说错话,谄虚连忙躬身赔罪:“是是是,我就开个玩笑,开个玩笑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