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
山海复苏篇 第一百四十九章 闵和尚

作品: 仙渊之下 |作者:离汤 |分类:其他类型 |更新:08-16 20:53|
    姜遂在等,等将军府和梁家的支援,可等了快一个时辰,他的支援没来,城卫军却是一层又一层的围住了姜门别府。

    两位地灵宫的大修,加上十余位人灵宫的灵修带队,将他们这边围的水泄不通。

    城内敢反抗的人其实不多,郭家那位为了保护妻子,只是推开一位城卫军,就被一群士兵冲上去,一家三口全部丢了性命。

    而像是姜遂这种,直接打断一名千兵卫胳膊的,就是城卫军一直在等这杀鸡儆猴的那只“鸡”了。

    杀几个普普通通的人没有大用,但是姜遂这种人,就是他们要的。

    “好一个姜门别府啊~”

    领头的黄袍地灵宫大修踱步至姜遂面前,抬头看着上方匾额:“唉,你说你小子吧,最近名声这么大,从出名到入将军府才短短几个月呀?

    可年轻人爬得快,就越是不知天高地厚,你看今天,你犯了事儿,就是将军府也不派人来保你,你说你,是不是很惨呀?”

    这番话是说给姜遂听的吗?

    不,这是说给全城人听的,也是说给那些与将军府关系不错的人听的,他们这是要瓦解将军府在边境搭建的所有关系。

    姜遂抬头:“你是谁,你不像是城主府的人。”

    黄袍大修晃晃脑袋,依旧面带笑容道:“当然不是,城主府算什么,他们只是这一块小地方的头鸟儿罢了。

    天,很高,水,很深。

    我,是郡东府衙下来的人,便是那城主见了我,也要躬身问好,你小子明白吗?”

    一边说着,这黄袍大修嚣张的拿手指来回点着姜遂的脑门。

    这是极大的羞辱,姜遂身后众人一个个瞪着眼睛想要出手,玉念卿也没想到自己这些人竟然会给姜遂带来如此大的麻烦,若是真的没办法,她打算带着自己这些手下逃出城,回到大洛蛮荒算了。

    她不想连累姜遂,短短几日,她对大夏也从憧憬成了失望,这种地方,比之蛮荒好不了多少。

    可就是巧了,正当她思考怎么逃跑时,姜遂却用灵识传音与她:“一会要是不对劲,我就启动别府内的阵法,你们和我一起逃进去,到时候咱们一起通过传送阵逃跑。”

    “一起?”

    “不一起干嘛,他娘的,这群瘪犊子。”

    瘪犊子骂的不止是眼前这些城卫军,还有将军府的人,六帐竟然真的就放着他不管了,要是遇到这种怕事的上司,姜遂是肯定不会在待在这里的。

    他并不知晓将军府在怕什么,但是不管怎样,自己出事不管,那他就很不爽了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打定了主意,两人已经开始琢磨逃出城后要去什么地方了。

    黄袍大修似乎也戏耍够了,直到现在将军府的人还是没出现,看来他们也不是多看重眼前的小子,那也没必要留着了。

    退回几步,黄袍大修抬手:“把他们杀......”

    “住手!”

    正叫那只手要落下时,一道声音传来,一位手持蒲扇的肥硕和尚挤进人群:“你们不能动他。”

    “闵秃子?”

    看到来人,姜遂也很惊讶,之前他在街边见过这人,对方也是出自郡东府衙之人,称作闵大师。

    这时候,这位出现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闵大师看了一眼姜遂,脸上松了口气,走到姜遂与城卫军中间,将两方隔开:“还好来的及时。”

    看样子,这位好似是来救自己的。

    姜遂半躬身道:“闵大师。”

    闵和尚一笑如弥勒:“上次街边咱们遇到过,不过我没想到你就是那个梁三道,好,好好,青年俊杰!”

    说着,和尚转身看向黄袍大修:“胡岩,你奉了什么人的命,要干什么事儿,和尚我不管,但是这个小子,是府长亲自吩咐要我保护周全带回去的。

    他要是少了一根汗毛儿,就算你现在傍上大树,可也别忘了,你全族还在这上陵东郡呢。”

    这番话说的不可谓不重,拿人身家做要挟,也看出闵和尚是铁了心要保下姜遂,即便会与眼前的胡岩结下梁子,即便是会得罪胡岩背后的那一位。

    闻言,胡岩脸色一变,与一直藏在背后的那位地灵宫大修对视一眼,互相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胡岩化作笑脸:“闵秃子,这么较真干什么,我也是奉命公事公办,是这小子自己毛毛躁躁的,二话不说就动手。

    你说,他打了城卫军的千兵卫,我能不过来处理吗?

    不过既然你都给他拍胸脯保证了,他背后又扯上府长的关系,那我小胳膊肯定拧不过大腿的,不过这件事我还是会如实上报。

    现在的人呀,仗着有点关系就压人一等,啧~这种风气可不行。”

    说完,这人又转而一副冷漠的死人表情,带着城卫军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反正将军府好像也不是太看重眼前这个小子,他们也懒得为此得罪郡东府长,没必要。

    姜遂连忙上前拜谢:“多谢闵大师出手相助,否则这次我怕是在房岳城待不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闵和尚轻轻拍了拍姜遂肩膀,笑道:“让你的这些仆从下去疗伤吧,我有些话私底下和你聊聊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给了玉念卿一个眼神后,姜遂带着闵和尚一同进了别府。。

    一路走来,姜遂还担心这和尚会发现藏在塔楼的长明昇和后院的两个丫头,不过明显是想多了,这和尚没那个本事。

    引着对方到客厅坐下,闵和尚也不拐弯抹角,直接提及将军府。

    “将军府没出手,你是不是很失望,听你刚才意思,甚至是想着逃走离开这里?”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姜遂并不隐瞒:“我对将军府报以诚心相投,可遇此困境却无支援,很难不心凉,即便闵大师出手救了我,我对他们也失望透顶,也许将来会选个时间离开吧。”

    闵和尚靠在椅子上,硕大的身体下,椅子腿嘎嘎作响:“其实你也算误会他们了,不是不出手,而是背后的人就等着他们出手呢。

    郭家、卢家、邱家,还有你,都是亲近将军府府下六帐的,这次对方的目的并不是你,也不是荒民,而是将军府呀。

    唉,我错了,错的离谱~”

    姜遂还在沉思前半段话,却听到闵和尚一直认错,极为不解:“大师有什么错?”

    “我不该像府主推荐这三位太学院天骄的,我本以为他们真的是来帮忙的,没想到他们真正的目的却是将军府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将军府的人为什么会惹到上京城来的人?”

    “旧案呀,孽案呀~牵扯太大,不敢说,不能说,你想知道,将来要是爬的够高,自己去看。

    反正呐,你不能怪他们,要理解,他们一旦出手,很可能会有更坏的结果,弃車保帅,你们就是那个車呀。”

    姜遂太好奇了,着实好奇,这个远在上陵郡边境的将军府,到底和上京城的人有什么牵扯呢?

    不能说!

    不敢说!

    这个闵大师又在怕什么?

    收起好奇心,姜遂把话题扯回自己身上:“既然决定了弃車保帅,大师又为何救我,还有你说的那个府长,我并未见过他,他又为何救我?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闵大师扬起笑容,指着姜遂道:“明知故问,一位先天灵体,难道不值得我们出手救下吗?”

    得!

    姜遂忘记这茬了,他最早就靠着这个,忽悠了全城的人,直到现在,也只有少部分知道真相,就算是六帐也还以为他是一位先天灵体呢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

    “府长知道这件事后,也就吩咐我过来看看,你小子还是将军府的人,我们还寻思要不要把你挖走。

    可一想啊,唉~还是算了,待在将军府,也许你能有更大的造化。”

    “更大的造化?”

    姜遂听不懂,难道郡东府衙还能没这个将军府好吗?据他所知,将军府诸多事务可要是要受限与郡东府衙的。

    闵和尚并不解释,继续道:“那个胡岩呀,是郡东郡丞的人,按理说那位郡丞是辅佐府长的,可这几年,那家伙像是和上京城的某些人勾搭上了,处处针对将军府。

    你的那些功劳知道吧,本来早就该批上去啦,可那位郡丞一看是将军府发来的,直接就拦下了。

    因为这一些事儿,府长也和那位闹得很僵,换以前,早就递折子上去给他换了,只是没办法,最近山海怨的人闹得凶,需要人办事,府长自己也忙进忙出的,闲不下来。

    唉~”

    一番话,看似发牢骚,实际上也是给姜遂讲清楚了当下的严峻形式,希望姜遂不要因此埋怨郡东府衙和将军府,着实是有难处。

    埋怨,怎么可能不埋怨?

    合着自己搞半天,屁事没掺和进去,反倒是惹了一身臭。

    想起初见潘公垣时,那糙汉子提醒他不要去惹这身骚,现在看来人家提醒对了。

    可话说回来,闵和尚帮了他,这些怨气再怎么有,也该因为眼前人的出手消去几分,至少离开房岳城的计划可以暂时搁置。

    但是关于将军府,他已经有了另外的看法,对方并不重视自己,实在没办法,大不了自己去投靠城主府,帮着城主府研究无灵之态得了。

    一身才能和知识,还能愁没人要不成?